宁夏原司法厅长陈栋桥等3名厅官被公诉 均涉嫌受贿


四位知情人士透露,当地时间5日下午1点半左右,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在战情室开会。

当“Axios”向副总统发言人凯蒂·米勒求证时,其不予置评。但一位知情人士表示,“在特别工作组会议上,从来没有发生过像昨天那样冲突”,“之前大家发表观点、激烈辩论,但从来没有发生过冲突,昨天是第一次。”

文章最后,德伯格葛雷夫表示:“看着别人死去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。血氧水平下降,心率下降,血压下降。这些病人还在用着呼吸机就死去了,有时当他们遗体被运走时,插的导管还留在他们气道里。”【文/观察者网】新冠疫情暴发之际,一款长期被用作抗疟疾药物羟氯喹,被美国总统特朗普寄予厚望,称其可能是疫情“规则改变者”,并再三推荐该“特效药”。

报道称,白宫疫情工作组大多成员在羟氯喹被证实前,对其持谨慎态度。而纳瓦罗则积极谈论该药物,相信它有效。与特朗普亲近的福克斯新闻的肖恩·汉尼提、鲁迪·朱利安尼等也一直在吹捧宣扬该药。

德伯格葛雷夫为病患插管时穿的防护装备 图源:《华盛顿邮报》

文中,德伯格葛雷夫介绍,“我一晚上工作14个小时,一周工作6个晚上。当病人吸不到足够氧气时,我就在他们的气道上插一根导管,使其可以通氧。这为他们的身体赢得了对抗病毒的时间。”

美国食药监局3月28日批准,以氯喹与羟氯喹治疗感染新冠病毒的住院患者的紧急使用授权(EUA)。根据授权,医护人员必须联系当地或者该州的卫生部门以获取药物。

5日,福奇答记者问 视频截图

一则青岛志愿者一对一服务外籍隔离人员的视频在网上走红,两名外籍人员返回青岛的家中居家隔离,崂山区金家岭街道翻译志愿者刘燕(化名)变成了他们的代买帮手,从吃的、喝的,甚至是宠物用品,都由她来帮忙购买。“是挺忙的,尤其是到了吃饭点,我自己都顾不上吃饭,也得先把他们的饭解决了。”视频中的刘燕说道。【环球网报道】4月5日,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发布了一篇有关一线医务人员——科里·德伯格葛雷夫(Cory Deburghgraeve)的自述式报道,报道主要使用第一人称,德伯格葛雷夫在文中讲述了自己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日常,在描述自己的工作环境时,他表示,“你基本上就(像)是在核反应堆旁边。”

CNN报道指出,几位助手表示,纳瓦罗发脾气并不奇怪,他经常发脾气。但这次争吵突显了,白宫特别工作组在对抗新冠疫情上的分歧之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