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反对派前立法会议员2项"袭警罪"成立 月底判刑


经过这一场生死劫难,阿雷克西欧希望能以自己的经历,提醒其他人新冠肺炎病毒的危险“是真的”,它没有特定攻击对象,任何人都有可能感染,包括那些身强体壮的。他打算将来不再忽视注射流感疫苗,坚持不能吸烟,而目前保护自己的最好方式就是:宅在家中。“安慰”号医疗船 (图源:东方IC)

阿雷克西斯·阿雷克西欧出院后,受访者供图

接受住院治疗后,阿雷克西欧在医院分别接受了COVID-19病毒检测,结果呈阴性,随后被准许出院回家。

报道称,这名船员很有可能在“安慰”号3月28日离开位于弗吉尼亚州诺福克的海军基地时,就已经感染新冠病毒。一名海军官员说,与这名船员有过接触的其他船员检测结果为阴性。但这位官员补充说,出于更加谨慎的考虑,无论测试结果如何,他们都将被隔离几天。周一(6日),美国总统特朗普批准“安慰”号开始收治新冠肺炎患者,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“安慰”号在停靠纽约后的一周时间里只治疗了少数非新冠肺炎患者,而纽约的各家医院却已人满为患。

3月14日,阿雷克西欧55岁生日这天,

尽管如此,阿雷克西欧对医护人员的专业水平称赞有加。“医院里井然有序,医护人员个个都是英雄,”他说,“他们都非常有关爱之心,冒着生命的危险来拯救我们,不仅是医护人员,还有清洁工、厨师和食品供应人员。”

福奇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《面对全国》节目采访 图源:社交媒体

私立医院立即将其转往雅典市郊的公立医院埃莱夫西斯Thriasio综合医院。阿雷克西欧回忆说,自己入院是3月16日凌晨3点,“两三天后就开始出现缺氧状况,特别是到晚间,高烧攻击势头更猛,”他说。但所幸的是,他仅使用氧气面罩就可以保持呼吸,没有严重到需要插管。

在接下来的14天隔离期中,他独自在家没有外出,除了考虑到感染风险,他也是因为髋关节处剧烈疼痛而无法下床走路,4月4日起不得不开始服用可的松。

他可能是3月4日去家附近一处酒吧餐馆时感染上的。而他自己怀疑,3月3日他在一辆卡车内参加的编辑软件课程也可能是原因,因为那辆卡车之前去过意大利。